400-868-1122
预约体验
行业解决方案
携手行业龙头企业,跨行业跨领域赋能
产品及服务
数字化转型新基座
预约体验
请提交需求,我们马上跟您取得联系:
  • 姓名*

  • 公司名称*

  • 手机*

公司所在行业*

请选择
  • 装备制造行业
  • 汽车及零配件行业
  • 钢铁冶金行业
  • 采矿业
  • 化工
  • 3C电子
  • 消费品行业
  • 其他

如果您有其他想了解的信息或者疑问,欢迎给我们留言(选填)

时代新工厂靠什么吸引当下年轻人?
来源:树根互联2022.06.17


中国正在成为产业互联网化最为激动人心的试验场,我们可以期待一次新浪潮的到来。产业互联网将引发硬件革命和应用性革命,因为中国是全球第一的制造大国,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这次浪潮与我们的产业和消费息息相关,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革命者和被革命者。年轻的朋友们,当你们和我一样相信这件事情的时候,中国的商业世界就充满了无尽的可能性。——吴晓波

全文共4279
阅读大约需14分钟


今年三月,某印度医疗资讯网站的数字显示:该国的总人口已经超越中国。尽管这不是一份出自官方的权威统计,但国内的自媒体依然欢天喜地地转载。毕竟,让出人口第一大国这顶桂冠我们求之不得。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人太知道人口这把双刃剑的厉害,任何一个问题,一旦乘上十几亿的基数,都会变得棘手。比如1000万这个数字,作为人口它相当于一个大型的国际都市,或者一个非洲、北欧的小型国家,但在拥有十四亿人的中国,它仅仅是今年高校毕业生的数量。


喜获一个城的人才,还是亟待解决一个国的就业困境?这是摆在2022年的一道谜题。



01.满怀抱负走向社会的年轻人缺乏道标指引


学生离开校园走向社会,本是一章洋溢着青春热血的序曲。它意味着年轻人度过了第一个漫长的积累阶段,所有受过的教育、锻炼过的技能、所有知识与心灵能量的积攒,将要得到验证,进行转化。他们既要正式成为社会属性的广义人,又要塑造和健全独立的自我。经历工作,在磨合中受挫、在追逐中坚强;经历情感,在热恋中烦恼、在执手后持重。这阶段看似漫长,其实如白驹过隙。它是信息量爆炸的烟花璀璨,是荷尔蒙密集的激情燃烧,是名为青春最美的奋斗。


然而,2022年首破千万的毕业生,打开校门的刹那,可能并不见四通八达竞速的跑道,而是隔在眼前名为迷茫的重重雾霭。
 
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了稳定和优化就业政策的重要性。毕业人数增长只是表象诱因之一,连年都会提上台面的就业问题,与其说是劳动力和社会资源的失衡,更不如说是深层次的社会发展需求与当代年轻人心灵诉求的偏差。


新中国成立至今,大众对于职业理想的预期也是与时俱进的:


在计划经济的年代,工厂是理想乡,工人是铁饭碗。改革开放初期,下海经商是一种诱惑,个体户是一个希望。到了国家全方位崛起的年代,白领是一个特别体面的名词,甚至会忽略它的后缀其实也叫工人IT行业因为资本涌入营造的高薪以及独特专业门槛,成为毫无疑问的新贵。源于同发达国家沟通的深入,外企则与留学、移民一样成为改变生活质量和生活状态的手段。本世纪后十年,国家空前繁荣。与轰轰烈烈的城市化同步进化的是信息爆炸、移动终端发达、支付手段革新再加上傲世全球的物流体系……我们几乎颠覆了所有传统的社交、舆论、媒体和生活方式。十年前,刘慈欣拿下了星云奖,西方世界终于认可了中国人的科幻,但后知后觉的他们,并没有察觉到,现实里的中国,已经便捷和繁荣得宛如神奇的电影。盛世之下,人们对职业的诉求,也从找个工作进阶成了人生规划。在薪资和报酬之外,工作环境被视为了生活质量的一部分,个人价值呈现也要与企业集体的目标同步前行,而当这两者不具备的时候,就取代了曾经个体户的新概念,叫做个人创业……


然而社会的上升既不是垂直的,也不是匀速的,飞奔之后,必有缓冲和沉思。


并不是每个年轻人都研究经济曲线、探索社会规律。他们只是看到近几年全球500强和4A公司褪去了神话色彩;影视、传媒、时尚、文创……在灯红酒绿背后也有泡沫;一时风头无两的IT巨鳄们也频繁重组、裁员不断……瞬息万变的时代里,谁都要面临残酷的市场竞争和淘汰,没什么不败之地可立足。
 
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高端行业,还是声势浩大的新兴产业,都逐渐呈现出了硬币的两面。再加上全球疫情打乱节奏,就业选择突然失去了攻略。这一批刚刚走出学校的年轻人,对做选择题得心应手,但没有标准答案的时候,他们中的很多人只好退守一步。据粗略统计,2022年的一千万毕业生中,有大约450多万人报考研究生、200多万人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
年轻人想要深造学习,以更深入的技能储备顺应社会进步,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近七成的高校毕业生选择不直面就业,很难说没有一丝逃避的意味。更何况报考不意味着录取,这近700万人中的绝大多数,还是需要直面问题。


上岸是年轻人嘴里的流行词汇,但他们必须知道,岸上不是风轻云淡的终点,无论顺流逆流,还是山路滩涂,能够前行才是生活的唯一。

02.新型制造行业畅销了产品,却滞销了自己

与毕业生求职无门相映成趣的是,国内不少企业已经连年遭遇用人荒,制造业尤是重灾区之一。2022年一份统计中表示:招人最困难的100个职业中,制造业高占40%。甚至有预估,未来三年内,制造业人才缺口将高达三千万。


我们都知道,人才市场并不是你有萝卜我有坑就能一拍即合的。制造业用工难与大学生求职难并存的问题也是由来已久。
 
中国的制造业发展速度有目共睹,工业总产值已经是十余年内笑傲全球。并且我们远不只有小商品和代加工,随着水平提升、技术进步,很多高科技产品的竞争力也在世界范围内堪称翘楚。只是溯源制造业发展史,飞速成长中确实吃过不少人口的红利,改革开放后,很多外资涌入,青睐的就是中国充沛且低廉的劳动力。到了国家强盛的当下,这个曾经的红利也形成了制约制造业吸引人才的负面刻板印象。


容易理解的是,苦读多年才手握文凭的毕业生,绝不想让自己和低廉劳动力挂钩。更何况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年轻人见过了太多丰富多彩和自由潇洒,并不愿意让自己的青葱年华委身在工厂车间。报酬少没面子两座大山拦在面前,导致了一些年轻人宁可送快递也不进工厂的极端局面。
 
可整个中国都在进步,制造业又怎么会一成不变?
 
无论是出于提高生产效率还是减排环保的考量,现代制造企业早已不是脏乱的工厂。尤其工业4.0的大形势当前,很多制造企业都迈出了数字化转型的脚步,籍由工业互联网的帮助,将生产中各个环节信息数据化、智能化。制造业在数字化驱动下,向大量岗位提出了新技术、新技能的要求。
 
比如在过去,设备维修工程师需要随时待命,第一时间拿着工具赶到现场抢修设备,而在数字时代,运用数字孪生、AI大数据等技术,工程师可以使用智能运维软件对设备数据进行分析,实现预防性、预测性的设备维护和远程管理。而这就要求工程师掌握对新一代数字化工具的使用,对数据的理解,当然,新的数字化工具的应用,也使得工作主动性更强,工作环境和效率也得到大幅改善,与传统维修大为不同。在数字化浪潮下,还有大量类似这样的老岗位面临叠加新技术、新技能。


这种变革也会带来新岗位和新职能的诞生。现代制造企业渴求的,远不是简单付出体力甚至脑力的劳动单位,而是诸如:数字化管理师、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运维员等等。这些走在技术革命浪潮最前沿的工作,为什么不能成为对口专业毕业生一个时髦的就业选项呢?

03.招聘不是招募,数字时代观念同样要升级


不久前有报道,某制造企业为初级岗位狠心开出一万四的月薪,却依然无人问津。背后的原因是那些宁可去送快递、开直播的年轻人太浮躁了吗?有时候,不基于沟通的体谅反而是偏见。
 
几乎每一个“N零后的世代,在年轻时都被挂上过垮掉的标签。70后投机钻营爱耍小聪明,80后独生子女自私冷漠。90后自我意识爆棚没有责任心……但无一例外,每隔十年这些年轻人都最终成长为了社会的栋梁。一个正轨中上升发展的国家,未来是必将属于年轻人的。


所以某些企业的痛点,也许就是把狠心月薪太理所当然的联系起来。


当下步入社会的00后,直接诞生于网络年代。多元视角看待问题几乎是他们是天性。初级岗位一万四的薪金,同比确实不低,在现实面前绝大多数青年不可能把一个亿真当小目标、北上广一套房真当起步价。反而调查表现出,疫情下的这届毕业生更加务实,他们愿意从亲友、前辈和社会新闻里获取建议。在职业规划中并不迷信和纠结专业的匹配度,但依然看重个人价值和能力是否会得到呈现。生在花花世界的他们当然不相信画出来的大饼,他们更爱稳定长远、有发展前途的行业,脱虚向实趋势明显。


但务实不代表现实,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一万四确实不错,但他们更需要知道,这钱怎么赚,付出什么,能赚多久,往后如何?脱开劳动环境、职业规划、行业前瞻、企业文化,空荡荡的一万四只是个数字。对于足不出户,便已见过大风大浪的00后来说,这不是一个诚意充分的邀请。
 
误会往往是双向的,而沟通总需要一方先迈出脚步。在这场毕业生和用人单位之间双向的诉求中,企业是应该先伸出手的一方。


最直观的一点在于,面对外界滞后的理解,制造企业要勇于为自己正名。致力于提供数字化转型服务的树根互联认为:企业在自我改造的同时,也当重新定义工人这个概念。
 
随着工业互联网技术应用渗透到整个产业上下游,具体岗位的工作技能已经发生质变。新时代的工厂里,人效得到极大的提高,取代流水线工人的是工业机器人,留下的是智能工厂的管理和运维人员,在工作环境、工作时长、待遇等等方面,都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数字化升级催生的新岗位需求,从一线人员的应用操作,中层管理人员的日常管理,到高层管理者的战略决策等,工业互联网的数据采集、数据分析、解读和海量的数字化应用将成为未来从业者的刚需。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也已经开始投入资金培育自己的数字化人才。20209月,三一集团发布《三一集团关于机器人变成语言的认证激励办法》,投入超过8000万元的巨额奖励,激励普通工人转型为新工人。同时还投入2000多万元建立起三一工学院机器人编程培训基地。


当劳资双方对这份职业的技术性和素质需求达成了清晰的共识,那么招聘就是一次人才的吸引,而非人工的招募。企业除了直白的薪酬买卖必然要抛出更多的隐性价值,而年轻的求职者也不会短视的计较权衡,双方这才能有一个真诚的试探和沟通基础。


其次,长期面临人才缺口,就说明开源同样重要。树根互联在这个问题上,直接选择助力复合型数字化技能人才培养。树根互联基于广泛的产业实践案例和对产业人才需求的切身体会,与广大的高校和职业院校合作,把数字化时代,企业各个岗位所需要的新技术、新技能融入到教学和实践中,联合开发教材、助力培养师资团队,参照真实的企业数字化项目案例,帮助院校建设教学实训环境,让学生在校期间就掌握企业数字化转型后新的知识和技能要求,熟悉产业最新发展变化,帮助院校建设工业互联网新专业或进行专业升级,用深厚的产业实践经验赋能院校源源不断地培育出高质量的复合型数字化技能人才。


如前所说,人才井喷是还是就业困境,对于十四亿人口的中国永远都不会是简单的小事。经济在发展,技术在升级,而作为社会这台机器,最需要紧跟版本的,是人的观念。
立即联系树根互联专家团队,为您定制解决方案
400-868-1122
COPYRIGHT © 2021 ROOT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粤ICP备19026860号 粤B2-2010747 Powered by vanch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