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面包屑

资讯详情

树根互联黄路川:构建国内的大循环,工业互联网赋能产业链转型升级|CCF-GAIR 2020

2020
08/18
16:22

分享到

2020年的实体制造业,接受了疫情的洗礼,同时也迎来了十年一遇的时代机遇“新基建”。

疫情爆发后,相关企业借助工业互联网在网络协同、远程服务、供需对接等优势,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让更多人看到工业互联网的真正价值,使其从企业的“可选项”变成了商业竞争的“必选项”。

再加上复杂的国际环境,“新基建”浪潮的来临等,工业互联网正从概念框架走向落地实践。

8月7日-8月9日,坐标中国深圳。2020 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CCF-GAIR)于深圳前海华侨城 JW 万豪酒店启幕,大会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雷锋网、香港中文大学(深圳)联合承办,鹏城实验室、深圳市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院协办。

在8月9日压轴举办的『工业互联网专场』上,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兼CMO黄路川做了题为《新基建 工业互联网赋能产业链转型升级》的重磅演讲。

树根互联,其是由三一重工于2016年孵化的,成立以来在业内可谓备受关注,分别于2018年1月、2019年6月连续完成两轮亿级融资。同时,ROOTCLOUD根云平台作为国内第一批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是唯一进入Gartner魔力象限的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

据官方信息,截止今年8月最新数据,根云平台已经服务81个细分的工业行业,打造出工程机械产业链、流体机械产业链、定制家居产业链、铸造产业链、注塑产业链、纺织产业链等20个产业链平台,连接超过69万台制造业的设备。

黄路川,现任树根互联高级副总裁兼CMO,在过去的十多年中专注于帮助工业企业进行战略和数字化转型。担任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智库特聘专家、中国工业软件化联盟副理事长、广东省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专家委专家等。

演讲中,黄路川从全球产业链布局出发,提出中国产业链的巨大市场在当前国际形势下面临转型机遇。与此同时,在新冠疫情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双重驱动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题,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模式”将进一步成为中国产业链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趋势。

在他看来,构建国内经济大循环,离不开工业互联网,离不开产业互联。站在数字基建的角度,工业互联网像是一条信息化和数据化的高速公路,有助于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发展,促进整体经济效率。黄路川表示:

“工业互联网其实就是相当于在基建当中的“高速公路”,建完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相关产业会拉动,物联网网关、传感器、相应5G的通讯,做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工业软件,包括就业,这是对新生产业的拉动。”

“在做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和做完工业互联网之后再去类比高速公路,这就形成了一条信息和数据的“高速公路”,构建了我们能够基于现场设备、现场的工业生产数据去形成往上层应用进行通讯的“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是长效性的,能够帮助我们国家实现真正的新基建数字化转型和改革,提升整条产业链的效率。”

接着,黄路川代表树根互联的观点分享了工业互联网“新基建”时代应该有两层定义,首先,侧重于平台能力提供共性基础设施,承载设备连接,资产管理,应用开发等;再者,侧重于应用能力,基于数字基建,提供各个垂直行业的应用服务与产业链运营能力。

最后,黄路川以树根互联为例,详细分析了工业互联网如何发挥平台效应,从线下到线上,在回到线下,实现全产业链协同发展,加速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等。

以下为黄路川的演讲全文,雷锋网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进行了编辑和整理: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过来看到很多老朋友。

树根过去一年做了很多变革,疫情的影响对于整个经济形态和工业的变化是比较显著的,我今天代表树根互联给大家汇报我们所做的工作和实际的心得。

产业链补短板,工业互联网加速国内经济大循环

首先从全球来看,如果站在产业链最高端看全球产业链的布局,可以发现,中国产业链在全球当中占了比较重要的地位。

 

我们可以看到,德国、日本的电器设备、机械设备是大量高端装备制造业的输出国;能源的输出国是俄罗斯、沙特等;电子计算机、光学、矿类、林业对中国来说是输入国,到中国会有一大段做制造加工,往外再输出又会变成我们是有些电器设备的输出国,比如机动车辆的输出、建筑业的输出、电子光学类输出,还有服装、纺织、皮革的输出。可以说,中国涵盖了大量核心产业链的中间部分。

最近,国际形势变化很快,中国的产业链作为国际中组装的枢纽,这个组装的枢纽必须补强、补齐,这个市场机会不光对于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大的机会,对中国制造业是转型和变化的大机会。

转型是两重外因促动我们转型,一个是新冠疫情的变化,在新冠疫情变化当中,2、3、4月份整体的开工率和大的产业是处于谷底的情况,慢慢到4、5、6、7月份,到第二季度整体的经济发展和恢复慢慢被带动起来。二是中美贸易摩擦,在前面提到的大的国际版图当中,未来的产业链一定会加强国内经济的大循环。现在,国家在两会以后,提得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题,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模式”。

 

上图中的三角形讲到需求端和供给端,整个工业制造更多站在供给端去满足需求端的业务。

需求端是消费、投资、出口,产业链补短板是很重要的,从进口依赖到出口依赖,怎么去从产业两端回到国内的大循环?

我们需要工业互联网,也需要产业互联,去帮助我们构建国内的大循环。这对所有做工业互联网的人来说是一个大的市场形态的变化,我们不再局限看简单的场内怎么做智能制造,怎么提供后市场的服务,怎么做研发的改进,这其实是在局部的点上,真正大的市场机会会在总体循环上产生出来。工业互联网要走出只是从设备连接端去更多产业资源和产业变革对接,这是整个工业互联网市场上可以看到大的变化。

新动力要使得经济增长,内循环下的数字经济会形成新基建的基础,国家讲到除了工业互联网以外,还需要有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今天的会议讲的很多都是人工智能,讲到5G的建设和新能源的使用等,这是大的新基建的概念。工业互联网,我们预估今年有1200亿的产值,包括边缘计算和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软件,这是一个大的转型契机。未来,工业互联网和新基建的领域其整体规模投资,七大领域新基建的2020年投资规模约1.1万亿左右。

工业互联网,2020估算投资 规模约1200亿;大数据中心,2020估算投资规模约1200亿;人工智能,2020估算投资规模约1200亿;特高压,2020估算投资规模800-1000亿;5G基站建设,2020估算投资规模2400-3000亿;新能源汽车充电桩,2020估算投资规模200-300亿;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2020估算投资规模5400-6400亿。

工业互联网,是基建当中的“高速公路”

回过头来看数字基建,站在工业互联网角度去看,这不只是GDP的变化,整体上我们会把自己所在的工业互联网行业更看作是“高速公路”。

传统基建高速公路,首先直接拉动钢铁、水泥、沥青,创造GDP,也拉动就业,最终促进经济增长。同时,我们在建成高速公路之后,真正的社会效应是让物流成本降低,通勤成本降低。对于,建设期当中的短期拉动,在建高速公路的时候对相应的原材料和人员就业是一个拉动,建完之后是一个长效作用,使得不同地点的物流成本降低,让产业集群之间打通。

工业互联网其实就是相当于在基建当中的“高速公路”,建完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相关产业会拉动,物联网网关、传感器、相应5G的通讯,做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工业软件,包括就业,这是对新生产业的拉动。在做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和做完工业互联网之后再去类比高速公路,这就形成了一条信息和数据的“高速公路”,构建了我们能够基于现场设备、现场的工业生产数据去形成往上层应用进行通讯的“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是长效性的,能够帮助我们国家实现真正的新基建数字化转型和改革,提升整条产业链的效率。

未来不再是单打独斗,一家企业说我有多牛逼,我每年的收入增长、产品力排全球多少,因为整条产业链,像美国半导体芯片,即使龙头企业华为也是受到很大的冲击。前两天余承东先生在百人会上说,可能手机高端芯片麒麟990、华为P40手机等绝代了。

在全球产业链布局的角度来说,新的工业互联网作为基建基础设施,这条高速公路要拉通产业链上下游,形成产业链整体的竞争力,才会帮助国内的大循环建立起来。

我代表树根互联的观点认为,工业互联网新基建时代应该有两层定义:

 

狭义的工业互联网,核心竞争力是构建平台的技术能力,这个技术能力侧重于平台能力,包括提供共性基础设施,承载设备连接,资产管理,应用开发等,这是一个技术平台,也是树根互联作为一家平台公司始终把自己定义成技术赋能平台的原因。

侧重于应用能力,基于数字基建,提供各个垂直行业的 应用服务与产业链运营能力。工业互联网的上层,姑且叫做产业链运营或者产业互联网,更侧重于应用能力,在垂直产业链的上下游形成数字化的转型和服务。不管提供的是远程运维服务还是打造一款共享的工厂,还是我们去做个性化定制C2M还是做协同研发,更多是垂直行业的业务及运营能力。

以上这两层定义,加起来才是一个广义工业互联网为我们整体新的数字经济而带来的核心改变,也是能够帮助我们整个循环体建立起来的关键。

从线下到线上,再回到线下,实现全产业链协同发展

树根互联的平台怎么帮助到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形成产业链上下游协同,从线下到线上再回到线下的核心?

 

未来的工业互联网与产业链一定是线上线下的结合,工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最大的区别是大家可以认识到的,这是和实物相互的勾稽关系,我们可以叫数字孪生、数字双胞胎或者CPS,但是真正平台的核心是把两者的勾稽关系在工业互联网中呈现出来。

线下有,包括人、机、料、法、环,比较狭义的看到存量的工业资产,中国30多万亿的存量工业资产这是固定的重资产,人、料、法、环也是一样的,现在也有用工平台,可以帮助工人用工,还有料的平台,这是通过人工智能构建整体的公益,这是流动资产和无形资产。这些构成了完整线下资产的全要素,人、机、料、法、环的全要素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分为5G通讯建设、运算IaaS层。人工智能、区块链加上工业领域的OT,形成了工业互联网平台ABIOT,之后再做工业APP和SaaS应用。

另外,如果我们还是对单个企业提供一个应用,做一个实例,还是在传统的两化融合的范畴里面,这是最左边,是内部管理类,更像企业信息化,只是用到了新技术做企业信息,真正产生工业互联网和价值的最上层是这么一圈橙色标注的产业链模式的内容,比如用工管理类、产能共享类、维修大包类,比如说树根互联做的油田案例,在长庆油田把磕头机连起来,之后分给不同的维修商去做。

还有成果计费类,比如混凝土是按照车来计费,锅炉产生的蒸汽按照成果计费,合作伙伴帮深圳很多电子厂做了空压机的改造,他们能做分成模式。还有运营租赁类,不管是电动车、光伏,都可以知道有很多资产连到互联网之后以租赁的方式提供。原材料的集中采购类,比如工业品、电商、大量的流量入口,在工业互联网抓到流量入口之后进行电商交易。

个性化定制类,不管是绣花、服装,个性化的案例很多。设计改造类和知识服务类,这几个商业模式都会变成真正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产业上下游的变化,后面我们讲不同的案例,大家看看产业链是怎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商业模式创新的。

树根互联这个平台连接工业设备数量为69万台,也是最重要的连接工业资产为5000亿,这个工业资产更多是固定资产,帮助固定资产在平台当中发挥更大的效应。

刚刚说到的工业互联网去服务产业的方式,形成线上线下的闭环,我们也是打造20个产业链行业云平台,这20个行业云平台就是刚刚说到不同的商业模式、共享激光切割、共享模具铸造、个性化服装定制和维修打包类的业务。同时覆盖81个行业。在这个布局当中,未来也是看到在工业互联网去服务中国内部的大循环和国际双循环的过程当中,一定会有工业服务,这就是制造和服务业的转型、融合。未来在线制造和工业服务是不可分家的,制造就是服务,服务就是制造,这两者的融合才能带来产业转型的变化。

从线下到线上,最后回到线下,最后是工业全场景低成本接入,是任何商业模式的基础。下料、锻造、锻压、钣金、加工、热/表处理,每个行业都有不同的工艺,在不同的模式当中有低成本的接入,或者是浅层次的接入,类似IO的方式。还有电功率电压读取信息,去判断机器的运行情况。

 

大会主旨不光是在上层,而是在接入层到应用层,所有层面都会用到工业互联网的人工智能,所以叫ABIOT平台,AI是无数不在的。电压可以帮我们识别手工焊枪有没有虚焊,大量工业场景都是用手工焊接的过程当中,并没有那么多自动焊接。普适中国制造也要了解这个部分的输入。

还有一些能源的接入没有办法通过远程连接上网,电网有双向网闸的管控,在发电厂和锅炉厂只能通过OCR识别的方式拍照片、去识别这个上面的数据,最后再补上来,而没有办法直接用连接的方式做,这也是接入,我用图像识别,不管是摄像头还是巡检的APP,这也是接入。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边有0.4%定律。大家回忆5年前,GE提出1%的力量,就是工业互联网产生1%的价值,这就是万亿级的市场规模。但是端到端产生1%的价值,接入端就超过0.4%的成本,那这个行业最终是没有投资回报率的,接入太贵了,说明还没有到规模效应。我们去选择的行业永远看整体的硬件接入方案、软件接入方案会不会得到整体收益的部分,看资产的0.4%是很重要的接入。

接下来,工业互联网有了接入,很直接就是呈现,怎么给管理者最透明的管控工具,怎么通过简单化的组态和应用,让我们的管理者能够看得到?现在各大会、小会展出更多是大屏,大屏是一种模式,真正生产管不是靠大屏,整体的透明、决策、数字呈现在各个层级都有,包括现场手机APP、电脑、中控再到大屏,我们这款云视界工具能适合任何媒介和尺寸,也把大量工业组建的内容库,不管是设备、报表和现成的工业模型都封装在里边,会形成拖拉拽的方式,来形成管控。

从线下到线上的连接、呈现,要回到执行,如果任何一个工业互联网的应用没有回到执行端,这个应用用了一段时间,用户就不会用了,这个是没有“日活”的,最重要是执行端的应用,工业互联网不能只停留在呈现端,那怎么样才能把决策和分享的动力落实到执行端?从线上到线下的闭环是一个核心。

看电场的案例,人工智能识别锅炉数据,到故障报修、班组的交接班,不再是纸质的大表单,而是视频、录像和声音。我们在闭环当中,就把看到的机械故障巡检的管理形成闭环。

树根互联的落地实践

未来的产业链是丰富多彩的,我们也看到了有很多产业链的业务运用基于工业互联网看到是接入、决策呈现、管理闭环都是工具,这些工具加上运营能力,才会推动工业的产业上下游打通。宁夏共享是树根做的第一个产业运营的垂直平台,线上每年做到20亿的共享模具打印的生意,全国布局了10亿资产来做共享的金属模具,这个是模具打印的云工厂平台。

 

而在中电科48所,从产业的需求供给、装备的生产管控、车间管理、装备后市场运维形成闭环,这套闭环帮助中电科48所管理资产,从需求端到后市场服务,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服务。

优力电驱是长沙的小公司,是做锂电池三轮车的租赁业务。现在它的业务是通过各个营销渠道,尽管这家公司依然只有几十个人,但是放出去的车辆已经是2万台了。

 

同时,国电投租赁公司授信10亿,这就是工业互联网的平台,针对每个电动车标识解析,基于区块链记录所有车辆,以及基于区块链做工业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分账系统,保障每一笔融资租赁的形成闭环。这个过程当中,它的模式就向末端投放三轮车,每个月几百块钱的租金回收,这也是服务了几个大客户,顺风、德邦的客户,变成在线运营的运力平台。我们可以看到运力是工业互联网的平台,这个是工业知识,AI在上层也有很多的应用。

我们在福田康明斯是实现APP的压装是不是最优的,也是全球第32家灯塔工厂,我们做的是工位压装,现在推广到30多个工位,接下来有更多的推广。在这30多个工位上,现在通过人工智能高频采取数据,从而分析压力和扭矩是不是各个的压装,就是把老师傅知识经验变成了拟合好的虚线,更好帮助我们判断产品的质量过程。

这是一个电梯的后市场服务,乐配是电梯零部件企业,在做了工业互联网之后从基础数据的分析,去管理电梯的断电,有没有关人、关门有没有超时等,也不叫预测性维护,知道这个电梯的钢丝绳折弯了几次、刹车片刹了多少次,可以按照计数来进行钢丝绳和刹车片的维保,这是最简单的应用层级。再往下整体的加速度、应急调度、安抚客户是ToC业务。最终这家公司靠什么产业链赚钱?是靠电梯里面打广告赚钱。因为有摄像头识别数据,看到人是不是被关了,提供安抚服务,最终这个摄像头投影部分来进行广告业务的收入,这个是从工业互联到广告收入,这样就形成了整体投资回报率。

我们还有服装的,也是国内的大出口,有光伏、能源类、工程机械、污水处理和环保的,现在已打造了20多个垂直运营平台,这些垂直运营平台像在安卓系统的APP一样,我们有更多APP帮助工业产业转型,这些产业转型就是国内经济大循环的润滑油和润滑剂,去形成整体的效应。

 

看到任何工业企业,不管是装备制造业还是整体行业的生产制造业,或者是工业服务行业,维修也好,技改也好,任何工业企业做产业互联网运营,在平台当中有七个核心要素:

深度的商业模式设计;足够的资金预算;一把手的信心和管理层的时间投入,来推动这件事情落地;产业链上下游的深度协同;内部组建专职的团队(最好是部门)进行产业互联网运营;新业务独立的考核机制,以创新开拓为导向;底层平台外部坚实的合作伙伴(如树根互联,技术领先,陪伴成长)。所有传统业务都可以基于工业互联网转型产业链运营,包括设备增值服务,集采、产能共享、个性定制,以结果计费,收益分成、能耗分成,资产融资租赁、业务分时租赁,全维保/2C增值服务。

最后,我们给大家有一个小福利,这个是树根和Gartner做的白皮书,总体是怎么利用数字孪生帮助企业创造价值,前面讲到很多案例和观点、材料都在这个白皮书有,欢迎大家联系树根互联获取相关信息。谢谢。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树根互联为工业企业提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可以直接点击网页右方弹框的“联系我们”,或者直接拨打树根互联的热线:400-868-1122.

联系信息x

关闭

联系信息x

关闭

Copyright © 2018-2020 ROOT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26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