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面包屑

资讯详情

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4年:透过热闹看门道

2020
07/15
13:54

郑凯

分享到

2012年,当通用电气(GE)在全球范围内首次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时,国内还鲜少有人知道这个词。2016年,国家将工业互联网作为工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发展项目,工业互联网的种子开始落地生根。

 

今天,GE旗下的Predix已经历了被出售再重新起步,而在新基建风口下,作为“后起之秀”的中国工业互联网企业,发展势头蓬勃,并逐渐增添中国特色。

 

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统计,目前全国各类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共有数百家,有一定区域影响力或行业影响力的平台达到50多家。

 

新基建的热闹之下,如何看清楚这一行业?怎样才是适合中国制造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答案或许就隐藏在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这4年。

 

如今回过头看,2016年可谓中国工业互联网“元年”,首批工业互联网企业诞生。主要是工业互联网提供基础技术能力的大型ICT企业,起到打好工业互联网地基的作用,如云计算、通信运营(如移动、联通、电信等)、网络设备(如中兴、华为等),部分数据管理分析等企业,以及第一批尝试做平台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如树根互联,航天云网,海尔等,后来平台型企业也成为工业互联网的关键角色,贯通上下产业链。

 

2016年12月,树根互联率先发布了国内首个工业互联网平台“根云平台”。4个月后,在家电消费类产品生产制造领域有深厚基础的海尔发布引入用户体验为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平台。2017年6月,航天云网以INDICS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公共服务平台正式发布。

 

2018年,随着国家鼓励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力度不断“加码”,大批企业入局工业互联网,国内掀起第一波工业互联网热潮。

 

富士康旗下的工业富联A股上市,美的发布M.IoT工业互联网平台,此前一直使用AWS云服务的西门子也通过将MindSphere搭建在阿里云的服务器上面,正式进入中国,一时间热闹非凡。

但也不乏悲观的声音,认为这又是一轮虚假的繁华,“工业互联网三年内必死”。集中质疑工业互联网的自主技术不足、核心技术存在瓶颈、创新生态培育滞后问题,也有言论称工业互联网实际是政府力推,但企业转型意识却缺乏,难以落地。

 

但反观之,这两年恰恰是工业互联网稳扎稳打的两年。正如几乎所有产业发展的早期一样,都要经历数个波峰波谷,最终淘汰泥沙,剩下真金,产业螺旋式向前演进。

 

从《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2017)》对工业互联网平台四层架构的划分出发,可以更清晰地看懂这一格局。

一款创新工业APP诞生的逻辑是自下而上的:厂商先在最底层将设备连接,通过云服务储存于云端,再在平台层,对这些数据进行管理、分析、可视化,建模分析后,对经验、工艺、制造业知识等进行建模,再开发应用。

 

因此,工业互联网平台自下而上分别为解决设备互联的边缘层、云基础设施所在的IaaS层、平台层PaaS层和工业应用层SaaS层。

 

而目前较有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企业,都是从不同层级发展而来。对于大部分IT基础薄弱的中国企业,迈出数字化转型第一步,是完成设备联网、不同设备系统之间的协议解析、提取到数据,让生产设备参数可视化。从边缘层“起家”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如擅长工业智能网关的华辰智通、以及擅长工业物联网的繁易科技能够很好地满足这类企业的需求。

 

从云计算“起家”的企业恐怕最有大众熟知度。如华为、阿里等,它们从云基础设施开始进而延伸至其他层次。但是相对传统制造业出身的玩家,这类企业更多集中于基础设施层。

 

以业内视角来看,工业PaaS才是平台的核心,下可对接数据,中间平台层能够将工业技术、知识、模型等工业原理封装成微服务功能模块,供工业APP开发者向特定行业、特定场景开发最上层的工业APP。树根互联的根云平台、海尔卡奥斯、航天云网等都是自这一层进行延伸的。

 

如海尔卡奥斯多次在不同场合讲述的案例,引入用户体验流程,将制造与服务融合,进行的家电定制。如在用户的社群交互过程中挖掘出用户对冰箱外观个性化的需求,进行大规模定制,“最萌冰箱”小鹿冰箱便是其中一个例子。

 

再如同样出身制造业的工业富联,其灯塔工厂整体解决方案具备顶层咨询规划设计能力,以及运营和运维能力,并且工业富联已经将之对外推广,推动行业产业平台孵化和标杆客户打造。

 

平台的重点在于软硬整合的智能化转型解决方案,是企业转型升级的依托,有时甚至起到商业模式变革的根本作用。

 

然而,制造业对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尚未十分普及。有业内人士做过的统计,大部分的应用仍停留于设备连接、能够看到设备参数的阶段。工业互联网要真正在落地,并产生真的价值,需要在此基础上,利用工业大数据的分析管理,让其发挥价值,产生新的商业模式。这也是工业互联网生态落地的路径。

 

长沙优力所处的电动车电池硬件生产行业竞争激烈,一度面临亏损,而基于树根互联的根云平台,优力电驱掌握了用户精准画像、电池实时充放电等关键数据,大数据驱动商业模式迭代,长沙优力从硬件设备制造商演进到通过分时租赁的方式出租新能源快递车,实现华丽转身。

 

即使在智能化、自动化程度最高的汽车生产领域,工业互联网也能让“智造”更进一步。上汽通用与树根互联合作打造出基于知识图谱技术的工艺诊断专家系统,利用知识图谱技术将各种故障相关数据处理加工,沉淀为专家“知识”,真正让数据释放价值。

 

广州明珞从事为汽车整车厂提供生产线解决方案等服务,航天云网为其打造了自动化生产线数据运维服务智能化平台,实现了为决策数据支撑、快速定位生产故障、优化生产、预防性维护等功能。

 

如上都是工业互联网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实践,也证实了,工业互联网不是喊在嘴边的概念口号,而是实践中发挥数据价值的最佳工具。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制造业大国。2018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全世界的份额达28%以上,成为驱动全球工业增长的重要引擎,中国工业在全球工业体系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同时掌握着非常丰富的工业大数据资源,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是自然的演进过程,工业互联网即是通往两端的路径,数据驱动工业价值转型。

 

再如同样出身制造业的工业富联,其灯塔工厂整体解决方案具备顶层咨询规划设计能力,以及运营和运维能力,并且工业富联已经将之对外推广,推动行业产业平台孵化和标杆客户打造。

 

平台的重点在于软硬整合的智能化转型解决方案,是企业转型升级的依托,有时甚至起到商业模式变革的根本作用。

 

然而,制造业对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尚未十分普及。有业内人士做过的统计,大部分的应用仍停留于设备连接、能够看到设备参数的阶段。工业互联网要真正在落地,并产生真的价值,需要在此基础上,利用工业大数据的分析管理,让其发挥价值,产生新的商业模式。这也是工业互联网生态落地的路径。

 

长沙优力所处的电动车电池硬件生产行业竞争激烈,一度面临亏损,而基于树根互联的根云平台,优力电驱掌握了用户精准画像、电池实时充放电等关键数据,大数据驱动商业模式迭代,长沙优力从硬件设备制造商演进到通过分时租赁的方式出租新能源快递车,实现华丽转身。

 

即使在智能化、自动化程度最高的汽车生产领域,工业互联网也能让“智造”更进一步。上汽通用与树根互联合作打造出基于知识图谱技术的工艺诊断专家系统,利用知识图谱技术将各种故障相关数据处理加工,沉淀为专家“知识”,真正让数据释放价值。

 

广州明珞从事为汽车整车厂提供生产线解决方案等服务,航天云网为其打造了自动化生产线数据运维服务智能化平台,实现了为决策数据支撑、快速定位生产故障、优化生产、预防性维护等功能。

 

如上都是工业互联网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实践,也证实了,工业互联网不是喊在嘴边的概念口号,而是实践中发挥数据价值的最佳工具。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制造业大国。2018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全世界的份额达28%以上,成为驱动全球工业增长的重要引擎,中国工业在全球工业体系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同时掌握着非常丰富的工业大数据资源,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是自然的演进过程,工业互联网即是通往两端的路径,数据驱动工业价值转型。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树根互联为工业企业提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可以直接点击网页右方弹框的“联系我们”,或者直接拨打树根互联的热线:400-868-1122.

联系信息x

关闭

联系信息x

关闭

Copyright © 2018-2020 ROOT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26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