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面包屑

资讯详情

连接超60万台工业设备,赋能81个细分行业,这家创业公司要解决制造业的痛点

2020
06/29
14:19

分享到

“其实一开始我们还刻意保持跟三一的距离,反而是外界会把我们关联得多一些。”树根互联CEO贺东东说。

 

树根互联是三一集团孵化而来,早在2008年,三一就开始试水物联网项目。之后,时任三一高级副总裁的贺东东在国外看到工业巨头孵化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后,想要打造出普适中国制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树根互联就此诞生,并于2016年开始独立运营。

 

互联网的浪潮翻滚了二十多年,每一次有风吹来,就有信众跟随。但当互联网被加上前缀“工业”时,一头扎进其中的人才意识到,这个赛道的难度远远超出想象。

 

“看上去性感,但是进来以后发现是很苦的行业。”几年下来,贺东东更加意识到,工业互联网资金密集、技术门槛特别高、人才稀缺、前期亏损特别大,因此是非常“硬”的创业领域。但另一方面,面对挑战的同时,他也更加相信平台的价值——成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支柱。

远程助力

 

疫情期间,火神山与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过程中,树根互联也出了一份力。

树根互联CEO贺东东

 

树根互联原本就设有应急管理平台,当有地震、自然灾害等发生时,他们可以远程监控、管理相关救援设备。

 

当火神山、雷神山开工之后,树根互联一方面协助增调了施工地附近的设备与人员,另一方面,对施工现场四百多台设备提供了实时数据监控,故障预警处理,保障它们能高效运转。

 

疫情期间因为交通管控,人员无法进入工地,只能依赖远程和在线的设备管理,因此,公司当时安排了保障团队7×24小时值班,确保平台不会出现问题。

 

此外,树根互联的一家客户捐赠了800万的医疗制氧设备到抗疫一线,在公司平台的技术支持下,医护人员只需要借助手机APP就能实时查看和监控制氧设备的运行状态、氧气浓度、压力、流量等参数。

 

贺东东觉得那个场景下,凸显出了平台的好处和价值。同样,疫情的发生也让他意识到,今年会是整个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元年。

 

疫情发生后的几个月,来找树根互联的客户在成倍增长,他们希望能用工业互联网实现远程的生产管理、物流、售后服务等,实现机器设备在线。与此同时,二次签单、增加项目投入、扩充项目内容的客户也在增加,这给公司业务带来了一个小波峰。

 

树根互联也为政府部门提供了决策参考。树根互联首创的全国工程机械指数,通过连接机器设备呈现各地施工率、施工时长等数据,帮助一些政府部门掌握企业的开工情况,为复工提供参考依据。

 

但利好之下也有隐忧,很多中小制造企业因为受到疫情影响,预算收紧,可能取消项目。而中小企业在树根互联的客户中占到百分之七八十,因此也给公司带来一定影响。

不赶时髦

 

2016年树根互联创业时,在三一重工的行政楼找了临时办公室,也没置办什么新的办公器材,十几个人的团队就此运转了起来。

 

在那个时间点,工业互联网并不是热点时髦的话题,支持政策少。但贺东东判断,未来制造业的转型肯定会涉及工业互联网,也一定需要一个中国自主的平台。

 

创业之前,贺东东在三一工作了13年,负责分管流程信息化,三一第一个海外工厂也是他去印度建立的。创业初期的转型带来的不适也很明显,贺东东回忆:“我原来算是甲方,但真正要创业去对外服务客户时,差异特别大。”

 

那时候大家知道要做平台,但各种流派都有,最终要做成什么样,还不是很清晰。更关键的问题是缺乏人才,市面上几乎找不到做过工业互联网的人,只能去互联网行业招募,但许多人认为工业互联网太偏传统工业,远不如BAT有吸引力。就算招募进来,一些年轻人对制造业没有兴趣,也会很快离开。

 

此外,在推广业务时,很多企业并不了解这个概念,会问不少基础性问题,这就需要团队做大量的普及和说服工作。还有企业担心数据在平台上的安全问题,起步时难点一个接着一个。

 

创业之前,贺东东就和团队讨论过,传统行业做互联网创新失败率会非常高,当时他们估计的概率是95%以上甚至更高。

 

为了避免失败,团队做了几件事:建立独立的创业公司、有自己单独的股权架构、团队有大比例持股、跟资本市场打通。

 

成立第一年,树根互联拿到了三一重工的天使轮投资;2018年1月,公司对外公布完成A轮亿级融资,投资方包括国投创新、经纬创投、中移创新产业基金、海捷投资;2019年6月又完成B轮5亿元融资,由和君资本领投,众为资本、鼎兴量子、星河金融等跟投。

 

在贺东东看来,投资人对行业非常了解,也能理解to B业务发展的规律,不会用to C的逻辑要求公司业绩几年翻多少倍然后上市。今年疫情过后,加上新基建的热度,最近和树根互联主动联系的基金也越来越多,但贺东东希望找到足够匹配的投资人:“就像婚姻一样,他们的投资逻辑和企业发展的逻辑要匹配,这样长期才不会吵架。”

解决痛点

 

长期投入、技术、资金带来的高门槛,也没有阻碍玩家们入局。

 

海尔、用友、航天科技等企业都推出了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此外,阿里、华为、浪潮以及众多创业公司也纷纷布局。

谈及树根互联在行业中的独特性,贺东东总结了三点:“第一,我们有平台;第二,我们基于平台,做跨行业落地的案例能力比较强;第三,我们可以提供全球化的服务。”

 

既要做行业应用又要做平台,直到2018年,树根互联才渐渐觉得模式可以走通了。如今,树根互联的根云平台已经接入各类工业设备超66.8万台,赋能81个细分行业。这些行业里面,平台服务的机器设备从工程器械到制氧机到缝纫机,看似跨度很大,但在贺东东眼里都是机器,“我们会沉淀一些公共的能力,怎么远程控制、通道怎么建立、怎么判断设备的健康状态等等。所以连接行业跨度比较大,这恰恰是我们的长处”。

 

贺东东曾对广州一家小型企业印象深刻,当时对方年产300台烘干机,公司里也没有IT人员,每次派人去工厂调试和维护烘干机的成本太高,就想借助工业互联网实现产品远程管理。当时树根互联用几万块钱做了第一批应用,老板看到了效果,之后就把所有产品都接到了平台上。

 

连接机器背后,树根互联要解决的是制造业老板们的痛点。长期交往下来,贺东东觉得制造业最主要的矛盾在于“不转型会死,转型转错了会死得更快”。他分析,做数字化转型对制造业也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决策,因为要投入资金、人才,另一方面,行业里那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说的概念五花八门,也会给客户的选择带来干扰。

 

在贺东东看来,工业互联网领域风口已经到来,而现在才去追赶风口的人,恐怕很难站得住脚。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树根互联为工业企业提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可以直接点击网页右方弹框的“联系我们”,或者直接拨打树根互联的热线:400-868-1122.

联系信息x

关闭

联系信息x

关闭

Copyright © 2018-2020 ROOT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26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