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面包屑

资讯详情

树根荐读|褚健:工业互联网需要将目光聚焦“工业”之上

2020
05/26
18:08

中国经济周刊

分享到

一直以来,中控科技集团是国内自动化企业白手起家的代表之一。

成立20多年来,中控在工业自动化领域不断探索开拓,打破了工业自动化领域被外资企业垄断的局面。截至2019年底,中控自主研发的核心产品——DCS集散控制系统在中国市场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27%,连续9年位居国内市场第一。

在工业互联网成为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中的首要命题之际,中控15年前就开始布局,现在更是应势而动,躬身入局。

日前,中控创始人、国内工业自动化领域知名科学家褚健教授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就工业互联网发展及未来愿景进行了深度分析。

《中国经济周刊》:作为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领先企业之一,中控在该领域发展的方向主要有哪些?

褚健: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高等级形态就是“工业操作系统”,或者说“工业安卓系统”。

我们创立的浙江蓝卓推出的supOS工业操作系统就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工业安卓”,为 “制造强国”战略提供一个“数字工业大脑”。目前业务已经覆盖全国21个省区市,也已经在工业领域的主要20多个行业中得到应用。从市场端反馈的情况看,应用效果也非常好。因为我们从工业用户的需求出发,真正帮助企业解决“安全、环保、节能、增效、降本”等方面的问题,为他们带来真正的效益。

在supOS的实施推广过程中,平台的安全性是我们重点考量的一个问题。当前的工业互联网相关企业也好,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好,普遍面临着一些安全痛点问题。比如说,企业的安全管理保障体系不够完善、工业数据没有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工控设备本身存在大量安全漏洞,以及这些年来大量涌现的专门针对工业网络的病毒,都严重威胁到工业企业的安全生产。由于工业网络的复杂性和对安全的高要求性,这些问题是传统信息安全手段所无法解决的。针对这些痛点,我们孵化的国利网安公司,就基于近10年的工控网络安全研究,推出了专注工业互联网安全的防护产品、解决方案以及服务,为工业企业和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稳定运行保驾护航。

基于多年来在工业领域的深耕细作和实践应用,我们也积累了许多流程工业领域的工艺知识、设备知识、运营知识,形成了流程工业系列工业软件产品和工业机理模型。中控可以提供基于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的安全应急领域系列工业APP,可全方位实时监控危险源、人员状态、关键设备泄漏和腐蚀状况等信息,并能够对隐患与风险进行分析、预测和报警,可大幅度提升生产企业的安全系数;中控提供生产执行领域系列工业APP,覆盖了企业从原料进厂,到产品出厂的全生产流程。计划优化、工艺分析、绩效跟踪等工业APP,为企业追求经济效益最优提供了强大的智能化工具。基于机理模型、物性数据库的OTS仿真工业APP,可模拟工厂开车、停车、运行和事故过程的现象和操作,以三维VR的方式快速提升操作员技能,用更少的人员带来更高的安全与效益。中控提供能源管理领域系列工业APP,可以对全厂大功耗设备的能耗进行数据跟踪、分解,并定位高能耗原因。通过建立能耗模型,优化各设备之间的最佳能源分配,以达到最优的能源供给。

《中国经济周刊》:那么,在实际的工业生产中,打造“工业安卓”的必要性在哪儿?

褚健:在过去工业自动化、智能制造的实践中,我有一些体会。首先,我们认为智能制造或者工业4.0是一个由软件驱动的工业革命,智能化就是大量工业软件应用的代名词。智能化是机器学习人类的知识和经验,将各种知识软件化,例如所谓的智能手机不是手机的智能,而是应用的智能。安卓、苹果,这两个操作系统开放给了大家,形成生态,开发了无数的APP,所以手机通过这些APP的应用实现了智能化。

对于工业企业来说,如何从传统的工厂转化为智能化的工厂,实现智能生产和智能制造,有哪些环节需要转型?打个比方,如果我们将一个工厂压缩成一部手机,其中的设备有反应器、精馏塔、管道、储罐、压缩机、各种电机泵阀等,以及物流、能源流、资金流和产供销各个环节,就相当于手机中的各种芯片、存储器、线路、数据和通讯等,其核心的数据和器件管控平台就是苹果操作系统和安卓操作系统。如果把操作系统这个概念延伸到工厂,今天的工厂没有这样的操作系统,或者说不具备一个能够把所有设备和环节管控及调配起来的数据和信息管理系统。实现一家企业制造智能化并不太难,但是中国有几百万家工业企业,能够使这么多的企业享受到便捷的智能服务,享受到智能制造和数字化转型的优势,这是我们研发supOS工业操作系统的初心。

《中国经济周刊》:具体而言,你们提出的“工业安卓”能够解决工业企业原有生产过程中的哪些痛点或瓶颈?能产生什么价值?

褚健:supOS工业操作系统以工厂数据/信息全集成为基础,构建多元对象化工业数据湖,企业用户可通过平台内置的APP开发平台,实现生产控制、生产管理、企业经营等多维、多元数据的融合应用;supOS工业操作系统同时提供了对象模型建模、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应用、场景化分析服务、智慧决策和分析服务等功能,以集成化、数字化、智能化手段解决生产控制、生产管理和企业经营的综合问题,打造服务于企业、赋能于工业的智慧大脑。通过supOS工业操作系统,可把工业企业中的设备、生产线、车间、检测与控制设备、智能产品、服务,甚至生产链上下游紧密地连接融合起来,帮助企业拉长产业链,形成跨设备、跨系统、跨厂区、跨地区的互联互通,从而提高效率,推动整个制造业体系智能化。supOS工业操作系统能够为工业软件碎片化、APP化提供可能。

比如,我们在山东某地炼企业实施的一个项目,就是典型的基于工业互联网的智能制造新模式项目,达到如下效果:生产平稳率达到99%以上、能源利用率提升15%、生产效率提高20%、运营成本降低20%、设备备件管理成本降低20%、设备检维修次数减少35%。

《中国经济周刊》:有评价认为,目前,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多的是在做项目,而不是在打造真正有价值的基础系统,您如何看待这种评价?

褚健:我想每一种平台都会有它们的应用场景,当然工业互联网首先姓“工”而不是其他。工艺技术、设备技术、自动化技术肯定是工业制造企业高效运行最重要的三大专业技术。有关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否最终能胜出成为有巨大应用前景的平台取决于能否帮助广大用户创造价值,我相信这是不变的真理。我们基于对制造企业的理解并切实感受到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所面临的软件移植难、二次开发工作量大、数据接口种类繁多、碎片化软件无法应用等各种困难,试图打造一个开放的“工业安卓”,真正帮助广大制造业企业实现数字孪生,从而可以赋能于工业企业。

《中国经济周刊》:在政策利好下,企业应当如何应对,抓住“风口”?

褚健:对工业互联网企业来说,当前需要把目光聚焦在“工业”上,也就是设备侧和工厂侧。充分利用我国工业企业在工业3.0阶段具备的自动化、信息化基础,迅速开展以设备运维、效率提升、协同制造为主要内容的工业互联网改造提升。当数字化生产和运维逐步实现,甚至在某些领域实现工业全流程和产业全链条升级之后,将会进入规模化定制、工业要素协同优化的阶段。当前企业要做的就是既要抓住风口,又要脚踏实地。

《中国经济周刊》:当前应如何更好地推进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褚健:随着工业互联网行业的迅速发展,行业体量在逐步增大,平台主体之间的利益存在失衡和碰撞,需要进行矛盾梳理;另一方面,原来在物理世界的工业实体正在逐步进行数字化迁移,当数字工厂离我们越来越近时,工业数据这一重要的战略资产,也将成为平台之间、企业之间、政府之间,甚至国家之间关注的重点。数据交易、变现和增值领域的标准、法律法规的研究制定,是下一步亟待解决的问题。我还是要强调一点,工业互联网平台一定要能为企业用户创造价值。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树根互联为工业企业提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可以直接点击网页右方弹框的“联系我们”,或者直接拨打树根互联的热线:400-868-1122

联系信息x

关闭

联系信息x

关闭

Copyright © 2018-2020 ROOT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26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