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面包屑

资讯详情

生死抉择:工业互联网的平台革命.

2020
03/26
18:48

科技象

分享到

2020年漫长的两个月已经过去,整个社会开始全面复工复产,被按下的暂停键转换成加速键,如何弥补被“偷走”的时间,千行百业面临着共同难题,作为大国重器,工业行业更需要加快节奏。

 

新基建就在这种背景下提出,过去数周,“工业互联网”多次被中央点名,从国家层面定调要加快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工业互联网成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其原因不难理解。

 

比如疫情期间,工业互联网作为背后支撑,使得火神山医院十天落成的中国速度成为可能;疫情过后,工业互联网化程度越高的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的速度也就越快,再次印证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然而这肯定不是故事的全部,疫情催化了工业互联网的短期热潮,新基建则会让企业在工业互联网的道路上得到长期加持。但放眼望去,真正下定决心转向工业互联网的企业仍然是有限的。10多年前,“上ERP找死,不上ERP等死”的故事到今天又在重复上演着。

 

站在这个生死抉择的关口,企业是否真正了解工业互联网?是否知道要选择怎么样的工业互联网转型?是否清楚该如何推进这一转型?

 

2020,工业互联网的平台革命拉开序幕。

为什么要选择工业互联网?

 

该如何定义工业互联网的时代轨迹?

 

1968年,工程师DickMorley发明了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Programmable Logic Controller),和历史上影响深远的发明创造一样,没人能预知PLC后来居然成为工业自动化的核心设备,就像没人能知道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走向。

如果说工业1.0到4.0分别是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和数字化(或智能化),那么我国绝大部分工业企业正从电气化、自动化走向数字化、智能化,工业行业类别众多,产业链横向广阔,也就决定了工业互联网没有一条统一起跑线。

 

工业互联网不是工业与互联网两者的简单相加,按照官方定义,工业互联网是链接工业全系统、全产业链、全价值链,支撑工业智能化发展的关键基础设施,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兴业态和应用模式,是互联网从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从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拓展的核心载体。

 

链接是基础,融合是关键,工业互联网承载着产业革新的重任,核心是提高生产力,但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工业互联网仍处于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与行业缺乏标准,流派林立,定义模糊脱不了干系。

 

以最基本的数据采集为例,不同制造业不同生产厂家数据接口、格式标准不统一,导致数据采集成为了很多企业的入门难关,行业通用标准体系缺乏是老问题,机器设备和管理系统也没有统一集成,所以我国在大力推动网络标识解析体系,工业互联网产业的参与者一边探索,一边补课。

 

工业互联网产业链各环节紧密耦合,业态繁多且个性化需求突出,上游硬件设备、中游工业互联网平台、下游场景应用,每个层级都有大量不同厂商分布,IT与OT、流程与产品、平台共存,丰富了工业互联网不同层级内涵,

 

粗略拆解,工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分为六大类:工业互联网平台型公司,或者叫操作系统平台型公司;传统云计算和通讯基础设施供应商,像阿里云、腾讯云、三大运营商;产业互联网运营公司,提供线下解决方案;工业互联网企业管理信息系统软件实施方,负责软硬件实施的项目服务商;与工业互联网平台强相关的工业软件提供商;自动化硬件提供商和自动化连接上网中一些网关提供商和连接实施商。

如前所述,工业互联网产业链庞大,亟需解决的问题是链接上下游造就合力,操作系统平台型公司是工业互联网迫切需要的,工业企业需要的不是单点分离式的附加功能,而是连接工业资产,打通连接层、平台层、应用层,提供端到端的一站式工业互联网产品,产业的起点与落点就是居于C位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平台型公司典型厂商如树根互联,其核心产品ROOTCLOUD根云平台是国家级工业互联网赋能平台,可以面向机器的制造商、设备使用者、政府监管部门等社会组织,在机器在线管理(服务、智造、研发、能源)、产业链平台、工业AI、设备融资等方面提供深度服务。

 

抽象来看,树根互联可以理解为工业领域的安卓操作系统,向上链接开发者,向下链接客户,提供各种用途的软件可供工业客户去下载和使用,或是用来监视能源消耗,或是用以保障系统的数据安全,亦或是进行设备的预测性维护等等,在平台之上统一赋能,成为标准化产品,继而更好的复制到产业当中。

 

这些软件可以帮助工业客户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甚至开拓新的商业模式,工业世界里的操作系统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随着产业发展逐渐步入深水区,工业互联网也进入平台时代。

 

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带来怎样的价值?

 

“平台正在吞食整个世界”,《平台革命》一书作者提出,传统商业模式像管道一样工作,新商业模式像平台一样工作。数字化颠覆将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高效的管道淘汰那些低效的管道,第二个阶段是平台吞食传统管道。

 

工业互联网与平台时代碰撞,激发出不一样的花火。

 

事实上平台模式已经成就了市值最高的几家公司,国外有苹果、谷歌、微软,国内有阿里、腾讯,他们都是互联网平台型公司,更准确地说,消费互联网平台型公司,而面向工业领域,数以千万计的物物连接,工业互联网平台还没有真正的领导者。

Gartner发布的“2019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魔力象限”给出了参考,“领导者”象限没有一家厂商,大部分厂商都集中在“利基市场玩家”象限,真实反映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初级发展阶段现状,谁能先行一步,也许就能领先全局。

 

值得一提的是,树根互联旗下ROOTCLOUD根云平台是入选该评选的唯一一家中国企业,也是自2018年Gartner推出这一魔力象限以来,首次有中国企业进入该榜单。从落地执行能力维度,树根互联可以排在很多老牌工业软件服务企业之前。

工业互联网平台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众多厂商争先突围,危与机并存,以最早提出工业互联网的GE为例,尽管理念先行,可惜GE阴差阳错没能在工业互联网的路上走的更远,GE Predix已经跌落至纵轴最底端,令人不胜唏嘘,这也说明工业互联网远未发展至成熟。

 

用安卓操作系统来形容工业互联网平台分外合适,相比iOS的封闭生态,安卓以开放闻名,工业互联网平台无法做iOS模式,否则就是自废武功。

 

类似地,安卓操作系统的早期开拓经验也可以给工业互联网平台以启发。2007年,谷歌正式向推出安卓操作系统,团结产业链厂商支持安卓手机操作系统以及应用软件,并共同开发安卓系统的开放源代码,直到安卓5.0之后,安卓逐渐在性能和用户体验方面追上乃至超越IOS,安卓操作系统用了七年打败了封闭,尽管在iOS封闭生态中部分体验仍然好于安卓,但是工业互联网不会像iOS系统一样,具备从零开始的机会,也就决定了工业互联网必须走安卓模式。

“市场上没有领导者,传统消费端iOS和Android两者几乎市场占有率100%,而工业互联网的APP发展还早,很多没有基于操作系统平台去做,不称之为平台,也很难再相互交叉,在产业链层级无法形成协同效应。树根互联提出CRP、产业链运营其实是一条路径,把操作系统带到传统企业是另外一条路径,当然我们多管齐下,只是不同路径转型速度效率不一样。我们也在寻找杀手级应用,在产业链中能形成实际眼睛直观、用户可感受到的价值,我们预计,距离工业互联网平台领导者诞生起码还有三年。”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黄路川表示。

 

如何推动工业互联网的平台革命?

 

工业互联网的平台革命已然发生,平台模式和平台经济正在颠覆工业产业,与其临渊羡鱼,不若未雨绸缪。

 

首先,工业互联网平台改变了工业软件的开发路径,原有独立项目制的APP开发周期长,质量良莠不齐,而在标准化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上,第三方应用开发商甚至个人都可以借助平台力量提高工业软件质量,并且可以灵活适配不同厂商个性化需求。

 

其次,工业互联网平台让产业竞争有序化,参与平台生态的各部分企业各司其职,从而推动工业企业公司之间的竞争,演化为平台生态之间的竞争,单个产品在产业话语权越来越小,多方位全维度的能力更易受工业客户青睐,工业互联网平台生态将呈现滚雪球态势。

 

最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繁荣,才算真正开启了产业的核心之匙,平台打破了产业、企业之间的边界,促进了制造能力、技术、资金、人才的共享流动,实现生产方式和管理方式的解构与重构,平台作为操作系统让工业互联网进入正向循环周期。尤其在制造业全球化的趋势下,工业互联网更是能帮助出海企业高效管理全球各地的企业和设备,全面提升企业竞争力。

 

相比国外工业互联网,国内工业有劣势也有优势,劣势在于过往工业积累不足,优势在于转型意愿和主观能动性较强,中国有着得天独厚的机会,有很多产业互联网转型的先锋探索做商业模式革新,而产业先锋往往在自己行业里是传统工业领域的龙头,在产业链当中有主导权,愿意转型。

在众多中国工业企业出海过程中,树根互联在国内平台型企业做的最多,提供营销市场、产品研发、交付、运维端到端的服务,黄路川介绍,国内企业“走出去”需求最多的是远程设备维护和管理,中国企业很难提供全球化的服务,树根互联可以帮助企业解决远程监控和维修管理、远程指导难题,包括知识图谱,中国企业可以低成本且不用出差解决大量问题从而完成装备制造业走出去的。

 

在非装备制造业方面,海外设厂是常见场景,全球工厂管理成为刚需,尤其贸易战以后大量低端制造业外迁,制造业外迁过程当中,如何让中国企业家在国内也能管理海外工厂产能、性能、表现,树根互联就提供了与之匹配的能力。

 

根据研究机构MarketsandMarkets统计数据,2018年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市场规模估算为32.7 亿美元,预计2023年将增长至138.2亿美元,预期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3.4%,市场前景广阔,或将产生新的互联网平台型巨头,这一次发生在工业领域。

国内工业互联网目前有两股力量推动,疫情带来的短时效应,和新基建推动的长时效应,黄路川表示,新基建给工业互联网带来了正向激励,树根互联会加速平台研发,也会加速把根云平台推向市场,在盈利上稍微放松一点要求,以更快方式让市场运作起来。

 

工业互联网是一场长跑,技术、资金,人才缺一不可,树根互联领跑工业互联网平台赛道,说明其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抓手,快速搭建起产品数字化、设计研发数字化、生产制造数字化、后市场服务数字化和商业模式创新的产业链平台服务,带动上下游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的思路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树根互联还不断开放自身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最佳实践和行业积淀,依托跨行业跨领域的数据采集平台能力,聚合上下游产业合作伙伴和解决方案商,打通开发者、产业和高校的壁垒,通过“根云生态合伙人计划”,构建中国本土的工业互联网生态,深入推动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发展。

 

工业互联网的平台革命,树根互联正在定义。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树根互联为工业企业提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可以直接点击网页右方弹框的“联系我们”,或者直接拨打树根互联的热线:400-868-112

联系信息x

关闭

联系信息x

关闭

Copyright © 2018-2020 ROOT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26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