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面包屑

资讯详情

树根互联CEO贺东东:树大根深,中国智造——根云助力中国制造,打造世界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2019
10/23
14:15

分享到

4月27日-28日,“2017智能制造(保定)国际创新合作峰会”在保定成功举办。峰会以“创新驱动,智造未来”为主题,由中关村发展集团指导,保定国家高新区、中关村软件园公司支持,中关村信息谷公司承办。来自中国、德国、美国、瑞士等国家智能制造企业代表、高层管理者、相关机构等400余名行业精英参加了本次峰会。与会代表围绕如何促进制造业与信息化深度融合,改造提升汽车、新能源等主导产业向智能、高端、绿色、规模化发展等热点话题,发表了真知灼见。通过分享各国发展的宝贵经验,探讨国际国内制造业的联合发展趋势,深化智能制造领域国际合作、技术交流和产业对接,借助本次峰会搭建起了国际化、高层次的智能制造合作交流平台。

(保定市委书记聂瑞平、中关村发展集团副总经理姚胜利出席峰会)

三一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CEO贺东东参与大会,并为大家带来了《树大根深,中国智造》的主题演讲,内容如下:

尊敬的李主任、尊敬的各位来宾,我汇报一下树根互联的工作。树大根深,我们觉得中国的制造业经过30年的快速的发展,已经是制造业大国了,在广袤的土壤里面,新一轮的制造业革命一定能够使我们树成为参天大树,成为一片茂密的森林,这个过程中,我们树根也希望做一点微薄的贡献。为中国制造做一个世界级的互联网平台。

第一以机器为核心,聚焦在机器为核心的理念,在这个角度上机器推动世界。第二,打造端到端很便捷很经济的互联网系统,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们原来站在制造企业,我们希望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端到端的方式,希望有一个大家方便使用的工业互联网。第三个,开放的心态,当今的世界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说我有足够的能力自己打造一个封闭的帝国,能够让大家都到我的地盘上玩,我成为平台的盟主。这个做不到,一定要以非常开放的心态去做。机器数据一定会带来工业企业的微观的实时数据获取,这样带来我们产业和金融的很大变革,最后一点,我们是一个中国自主的安全可控的智能制造的平台,工业互联网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问题。

我们组建了一个纯互联网创业团队,按照互联网的组织形式,有80%以上的员工来自互联网企业,打造一个最具客户价值的工业互联网的平台。三一在2008年开始尝试用机器连网,这些年里面,我们基于连网的数据,从智能服务,从故障诊断到故障的报警研发的辅助,以及到智能制造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应用,也吃过很多的苦,所以,我们把经验贡献给各位。

第一是体制,传统企业要做互联网创新其实很难的,从战略上讲,我们传统企业都认为,制造业+互联网比互联网+制造业更容易,因为互联网现在的技术,人才非常多,工业领域不同,你如果按照传统的制造企业的逻辑思维,去做互联网的创新的话,那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第二点,人才,我们不能说因为三一重工的智能制造有成绩,就说我能够给全世界做基于云的服务,这里面我们需要吸引大量的互联网的人才去做。

第三点,我们要彻底重构我们这个平台,原来大家关心分享自己企业内部,我们应用的还不错的一些案例,也基于传统数据库的架构,基于传统软件的体系。但真正对外做服务的时候,才发现你需要彻底去重构你的软件体系,一定是基于云的,一定是基于大数据平台的。你必须端到端打通,才能说我能够把一个企业内部的经验提升到一个对外能够做服务的平台,这一点我们已经完全重构了原来的应用和软件的体系。

我们的三一模式,以机器为核心,连接机器与利益相关者,以机器为核心,我们重点解决机器怎么连网怎么互联互通的问题。在这里说这句话很容易,但做起来非常难,因为有不同的接口标准,有不同的网关,不同的控制器。第一要解决各种各样标准对接的问题,我们提出来一个连接机器的核心,并聚焦在这个方面;第二个,从机器的利益相关者,机器关系管理,以机器为核心看的话,有制造厂家,有使用者,有银行贷款者,也有政府,也有服务机构等等,所以把机器联系到客户服务商和金融机构有非常大的价值。这是我们一个理念。

另外有多层次的价值呈现:

把机器连接起来,让机器的实时状态呈现出来,让大家实时监控;

第二层会带来你的机器的全生命周期的管理,这一点非常重要,其实任何的机器工业的产品,真正的价值来自于它开始使用到后面十年二十年或三十年,怎样管好他生命周期的过程,如发动机的故障能够预测的话,或者提前介入这个积极的运维能够大幅度降低成本。

中国很大的问题是产能过剩,能不能把机器的能力共享出来,在全社会流动,这一点是将来制造业很重要的生态。产能过剩对中国制造业是很大的负担,但凡有一个新的产品,我就得买厂,买机器。但是其实完全可以做到机器设备共享的状态,通过联网设备的能力共享可以做到的。另外产业链金融,中国的实体企业最苦的一点就是拿不到钱,政府很想支持实体经济,这个钱现在因只有抵押和贷款两种方式,实体企业很多没有这样多余的担保抵押的能力,能不能通过实时的动态数据解决,这个也是很重要的命题。

最后一点,三一模式的创新,刚才几家企业讲到了,怎么从卖产品到卖服务,怎么从卖服务到做产业链金融,这一点各行各业都有大的发展,这里面其实会带来很多问题:首先,我说我做端到端的连接,你碰到问题第一是怎么样便宜可靠的连接应对各种通信技术,又要性价比很高,客户不可能出几千块钱几万块钱连一个数据。第二,你得有一个混合云的架构,很多企业说,要自己的数据有保密,有隐私,很多的企业服务必须在工业云上面才能有共享经济效益,所以需要一个混合云架构。

另外怎么做大数据的处理,你想用大数据做一点有价值的应用的时候,发现特别难,你光是数据清理、建模就得花大量的时间,你必须有专用的工具和平台,另外应用难点是多样性,做家电电子产品的,你直接可以用海尔的解决方案,如果做传统发动机的,马上可以用EG发动机的模型,如果跨行业的个性化企业的大数据和工业物联网的应用怎么做?这里面有非常大的挑战,需要抽离可复制的应用,做好整体的端到端的效率以及物联网的安全。

整个物联网,因为原来大家是在局域网里面把设备关在围墙内,一旦连网涉及到信息安全这一块有很大的挑战,这几点是我们根云平台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们目前初步已有的一些体会,有一些成果,能够往这个方向努力的。

整体的架构,我们始终是端到端打通的,分了四个大的层级:最下面这一层解决物联和结构的问题,中间是大数据的存储、运算、建模、数字处理,再往上是应用,有很多应用是大量企业用得到的,再往上产业赋能。跟AWS和阿里的平台不一样,这是我们基于工业的理解做出的成果,它能解决很多的问题,从设备端的SDK安全模块健全和端侧的计算,到你中间要有端到端的管理,你的通讯模块的通讯解决方案,既能够解决企业对数据私有的需求,又要解决公有云的数据。从物联的大数据处理到大数据的清洗和建模的平台,单个设备到集群的管理和行业解决方案等等,这里面有大量的结构。

我们有几个重要的能力

第一个,开放即用的物联网平台,中国制造业97.4%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都没有能力和足够的团队做一个物联网的解决方案,任何一个平台的构建者不可能懂所有的行业,怎么办呢?你得有一个开发者的平台,让它基于他的行业知识和行业特色做他自己的应用。

第二个,自主研发的大数据处理平台,我们使用过BAT的平台,也使用过其他的平台,真正大数据的分析的平台一定自己去搭,一些挑战和痛点和做的事情都是不一样的,这个是我们做的事情。

最后一点,支持本土企业的创新,我们把这些对于工业企业来讲很花钱的,很花时间的部分把它做完及把剩下真正增值的,最体现行业价值能够创新的部分留给行业的领导着,这是我们一个定位,我们支持所有的企业或制造企业的领袖的,制造企业的领袖企业支持他们去创新,我们做下面这些相对比较累比较脏比较花钱花时间的工作。

端到端的安全体系,讲工业物联网不讲安全这个是不负责任的,你把企带到工业互联网上面第一刻开始,就把他的风险增加了十倍,你得有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我们识别出来,在设备端这一块是一个目前来讲大家都没有覆盖的,设备端安全的解决方案。这些是我们自研的产品,从通信模块网关SDK到云中心到大数据往返以及最后的应用,这个典型的是端到端打通全站的方式,这是我们对工业互联网的理解,真正让企业即插即用。

对于工业企业讲,一些中间层能力,对它形不成直接的价值。刚才讲的很清楚了,整个平台最核心的关键能力在于从一个物理的机器画一个数字镜像,这是CPS,我们讲智能制造转换的一个要点,你只有把物理的机器,物理的世界变成数字镜像以后,才跟整个通信信息技术打通了,数字的东西可以存储运算优化建模在互联网上跑的,这是一个关键,我们传统企业到智能制造就是跨过这堵墙,让物理的机器通过数字建模,针对数字化的镜像做各种IT技术的嫁接,这是一个关键,我们首先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花很大力气做这个,你没有基本的动作不可能把物理的机器变成数字的机器,只是空谈说你有了数据,你有了数字模型我们帮你分析,这是帮不到制造企业的,这是我们核心能力,在两者之间形成转换。

我们围绕机器为核心的应用,工程机械相对比较经典,有发动机有液压电控机械装置,基本上讲,一个标准的机器模型可以建立起来。最后关注生命周期,GE讲1%的力量,我们讲80%的价值,80%的价值来自于机器开始使用以后的生命周期,中国的制造企业大部分在后市场非常薄弱。我们另外有一个产业链金融的一些应用,我们已经基于八年多的挖掘机的数据做出了UBI的模型,动态定价的模型,另外我们已经可以精确的预测出一台挖掘机未来一年运维成本多少钱,后面我其实都有案例,我们已经完全基于40多万个服务定单的数据以及9万多台60多个制造挖掘机的数据最后得出,能够精确的预算出未来的成本,这样就具备了金融的属性,可以用到金融解决方案里面去。这是实战的模型,从今天开始大规模的批量化做这个事情。

另外我们要打通最后一公里,现在有IT的,做软件的,有做通信解决方案的,有做大数据的,但是我们认为工业企业最后一定走到OT,最终在工业的运维流程上带来实际的效益,才能帮到制造企业。我们理念就是说,一定打通最后一公里,一定变成最后的OT给到制造企业才能够提高他们的效率,降低成本,这是我们一个理念。我们会跟大家合作,我们跟所有的工业软件玩家都可以做合作,也可以和工业的龙头企业合作,做一些基础的IT支撑,跟制造企业做解决方案。我们在不同的领域,包括缝纫机、高空作业车、旅游区、保险、光伏电站等等,给不同的跨行业用户提供实战的案例。

后面讲一下我们做的一些事:首先,我们三一自己的数字化的智能工厂,在北京也正在做;另外高空作业车,整个端到端的生命周期的社会服务体系;光伏能源的远程监控和运维的战略;大型的风电厂做数字化的工厂;另外跟中建八局的工地,合作做一个大型的旅游园区的,我们从低层的物联开始做到智慧园区。还有一些新的开发区从底层的所有机器设备管网全部实现物联可以大幅度提升智能化的程度;另外也做了很多省部级的项目。

最后,感谢各位专家,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联系信息x

关闭

联系信息x

关闭

Copyright © 2018-2020 ROOT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26860号